我的时间老是不够用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的时间老是不够用)

假如耶稣今天又道成肉身来到人世间,我相信门徒除了会对他说【求主教導我們禱告,像約翰教導他的門徒】,今天的门徒一定也会说【求主教導我們如何有效地使用时间,像市面上许多书所教的】。这点是不可否认的,这世代的人在时间上总是感到不够用,总是感到自己的效率不够高,很多人在效率和时间的运用上总是有很大的挫折感。

你到底是谁?

亲爱的代祷同工, (你到底是谁?)

有人说「隔行如隔山」,这句话真没错;不仅每一行的文化不同,连他们行业里的话语用词也不一样。比如在一般公司里,能当个副总裁(Vice President)是很了不起的,那几乎是个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位置。所以在交换名片的时候,看到对方头衔是「副总裁」的时候,你要不是会倏然起敬,就是感到低人一等。

过去六年柏林生活的回顾

亲爱的代祷同工, (过去六年柏林生活的回顾)

伟苓和我在柏林的生活和事奉早已进入了第七个年头。从一开始来柏林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兴奋到现在成了「老柏林」,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不仅适应了欧洲的人文气候和地理环境,也越来越喜欢住在这里,也渐渐能融入柏林教会的肢体生活,和这里的事奉以及生活的步调。

我们从来不单打独斗的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们从来不单打独斗的)

从台湾来的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过去十几年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有十几个人的短宣队来柏林的几个大学里传福音,这是他们一系列门徒训练的最后一环,透过来柏林宣道栽培可能全时间奉献的学员。每次来柏林,我们教会都会全力和他们配搭事奉,比如短宣队来柏林的每个星期六在他们住的地方有“台湾之夜”的福音活动从聚餐到晚会和陪谈,节目非常精彩。我们会有许多小组的弟兄姐妹到场参与晚餐预备和清理,就好像蜜蜂成群结队倾巢而出一起作工那样。

事奉的心态和属灵的原则

亲爱的代祷同工, (事奉的心态和属灵的原则)

很多人认为圣经里有各样问题的答案,也有些人认为牧师应该像百科全书什么问题他们都会有答案。其实不是这样的,圣经里没有恐龙存在与否的答案,圣经也没讲到在亚当夏娃犯罪以前蚊子和动物会不会死掉,因为圣经的目的不在于解答各样的疑问,而在于让我们知道那位创造天地的神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让人知道他们如何能从新与神和好;牧师们更是一群很平凡的人,很多牧师不知道“非死不可Facebook”是什么意思或什么东西,甚至有些牧师听到“非死不可”,他们还以为你在问“人在哪种情况下是非死不可的?”。

同工该有的属灵特质

亲爱的代祷同工, (同工该有的属灵特质)

很多教会缺少同工所以事工很难开展,也因着找不到同工所以许多教会的事工责任就落在少数人或传道人身上,甚至有些就随便找些信徒来当同工为了暂时解决缺乏同工的问题,但这些“同工”迟早会出问题给教会带来更大的难处。

你该找哪样的同工呢?

亲爱的代祷同工, (你该找哪样的同工呢?)

靠着神的恩典柏林教会的儿童事工过去几年在稳定中逐渐成长,可以看到不论是事工的架构;同工的产生;以及圣经原则在事工文化上的落实都在稳定中改变。儿童事工的同工有几次也被邀请到外地去支援全德国华人营会儿童事工方面的需要。这部门之所以能受到神的祝福是因为几年来不少有负担的同工特别是一群有孩子的姐妹,她们一步步建立起来好的事奉风气以及健全的组织结构。

有必要再“激活”弟兄会!

亲爱的代祷同工, (有必要再“激活”弟兄会!)

最近几年学了不少国内的用词,比如【激活】就是我很喜欢用的一个用词,国内把Activate这英文动词翻译的非常生动–激动它使它活过来。这本来是个电脑里的用词,但目前已被用在不同的场合了。在这篇文章的题目,我也用了这动词,意思是我们应该再启动柏林教会弟兄会的运作,因为这活动已经停了两年。

牵一髮动全身

亲爱的代祷同工, (牵一髮动全身)

你们一定吃过意大利面点(spaghetti),就是那种拌着番茄酱红兮兮的面条。很多孩子也喜欢吃那种面,老美也喜欢吃这种面。但如果你听人说到 –“你写的电脑程式好像spaghetti”;“你的文章好像spaghetti”;“你讲起话来好像spaghetti”,听到人这样说你可要知道这种表达方式不是在恭维你,那是负面的;意思是 – 你写的东西或你讲的话没有头绪,没有任何的分段,内容的条理不清楚,让人很难读懂你在写什么或很难听清楚你在讲些什么。

柏林教会的执事会

亲爱的代祷同工, (柏林教会的执事会)

每个教会或查经班都有个主要同工组成的事工团队,有的教会叫这团队为“理事会”,也有些教会称之为“执事会”,這個團隊負責教會的運作和管理。但并不是每一个信徒对这团队都能接受,有一些人认为教会是属于大家的,不应该由“理事会”或“执事会”里的人来决定教会一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