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

最近欧洲太冷了,我们这里十二月初就下了破纪录的大雪,不仅笔被冻住了,连脑子里的思路都停了,但路上还是有许多行人。

求主保守大家出入有平安,吃火锅时蛮有节制,走在冰雪上有圣灵扶持。

伟苓和我很想念你们,谢谢大家的电话和寄来的惊奇。

为主成为改变的带动者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为主成为改变的带动者)

改变有很多种,有一种改变是出于人的无可奈何;比如一群在监狱里的囚犯在接到典狱长的命令之后改变他们一些不好的行为和生活方式,他们的改变是必须的,而且会很快也很彻底,否则这些囚犯就得受惩罚;这种改变是被人控制的,是在规定之下发生的,就好像一台机器被改装成不同的样子和功能。

我的时间老是不够用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的时间老是不够用)

假如耶稣今天又道成肉身来到人世间,我相信门徒除了会对他说【求主教導我們禱告,像約翰教導他的門徒】,今天的门徒一定也会说【求主教導我們如何有效地使用时间,像市面上许多书所教的】。这点是不可否认的,这世代的人在时间上总是感到不够用,总是感到自己的效率不够高,很多人在效率和时间的运用上总是有很大的挫折感。

奥巴玛或罗姆尼,该选谁呢?

亲爱的代祷同工, (奥巴玛或罗姆尼,该选谁呢?)

最近美国最大的新闻除了“珊蒂小姐”在东海岸的发威,大概就是11月6日(今天)的总统大选新闻。一位是争取连任的奥巴玛,另一位是挑战的罗姆尼,在各样的竞选场合和电视广告上他们各说个话,越听越让人糊涂不知道该选谁才好。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去年十月离开美国回柏林之前,碰到纽泽西的十月大雪,结果院子里有棵大树倒下来需要立刻处理,在那种情况下找人来锯一棵树至少要花一千元(这是假设你能找到人来砍树的话!),所以在上飞机前,我和伟苓还在后院拿着电锯锯树,离开家时几乎累到全身虚脱。妙的是,今年十月底又碰到另一个大自然的灾难。

你到底是谁?

亲爱的代祷同工, (你到底是谁?)

有人说「隔行如隔山」,这句话真没错;不仅每一行的文化不同,连他们行业里的话语用词也不一样。比如在一般公司里,能当个副总裁(Vice President)是很了不起的,那几乎是个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位置。所以在交换名片的时候,看到对方头衔是「副总裁」的时候,你要不是会倏然起敬,就是感到低人一等。

过去六年柏林生活的回顾

亲爱的代祷同工, (过去六年柏林生活的回顾)

伟苓和我在柏林的生活和事奉早已进入了第七个年头。从一开始来柏林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兴奋到现在成了「老柏林」,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不仅适应了欧洲的人文气候和地理环境,也越来越喜欢住在这里,也渐渐能融入柏林教会的肢体生活,和这里的事奉以及生活的步调。

Achtung! Achtung!

亲爱的代祷同工, (Achtung! Achtung!)

来德国之前在看二战电影的时候,常常听到德国兵碰到危险时会大叫【阿通!阿通!】刚开始我以为他们在喊一个名叫“阿通”的兵来帮忙,后来看到银幕底下的翻译时我才知道那是指“注意!注意!”的意思;可是这个德文一直到我来柏林,有一天在地铁站里看到站台上的电视银幕上打出“Achtung! Achtung! 有火车要进站了”时我才把“注意”和“Achtung”这个德文字连在一起。

请不要对号入座

亲爱的代祷同工, (请不要对号入座)

去比较高级的电影院,或搭乘比较贵的游览车,还有搭飞机都需要根据你所买的票来对号入座,你不能乱坐别人的位置。其实「对号入座」的讲法不仅用在这些方面,很多时候我们也容易把别人讲的话或他们写的文章,对号入座地读,认为他们的文章或话中所讲的是在隐射我们。为什么你我会这样想呢?

一棵被移植的“萬年青”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一棵被移植的“萬年青”)

伟苓喜欢在客厅里养室内植物。刚开始养室内植物的时候,每次在朋友家里看到有好的室内植物,她都想种。有一次我们到一位弟兄姊妹家看到他们种的“万年青”养的很棒,不仅叶子是油油绿绿的,而且长了很高,所以就向他们要了一棵,好像【挖角】那样从朋友家的盆里移植一棵小的带回家养,没想到养了不到几个星期那移植来的万年青就枯干死了。问题出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