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玛或罗姆尼,该选谁呢?

亲爱的代祷同工, (奥巴玛或罗姆尼,该选谁呢?)

最近美国最大的新闻除了“珊蒂小姐”在东海岸的发威,大概就是11月6日(今天)的总统大选新闻。一位是争取连任的奥巴玛,另一位是挑战的罗姆尼,在各样的竞选场合和电视广告上他们各说个话,越听越让人糊涂不知道该选谁才好。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去年十月离开美国回柏林之前,碰到纽泽西的十月大雪,结果院子里有棵大树倒下来需要立刻处理,在那种情况下找人来锯一棵树至少要花一千元(这是假设你能找到人来砍树的话!),所以在上飞机前,我和伟苓还在后院拿着电锯锯树,离开家时几乎累到全身虚脱。妙的是,今年十月底又碰到另一个大自然的灾难。

从煙花的啓示谈到切片

亲爱的代祷同工, (从煙花的啓示谈到切片)

烟花又叫烟火,是国庆假日或庆典时打到高空让人观赏的玩意儿。没有人不喜欢看烟花的,特别是最近几十几年来随着科技的进步,放烟花的技术也越来越高,所以大人和小孩都喜欢看烟花。大家都还记得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那天在北京奥运的烟花吧,那可真是漂亮到极点了!美国的国庆日两天前刚过去,在那天美国各地都有大型的放烟花活动,这些大多数是和政府(市政府或地方政府)有关,因为放烟花活动不仅危险,价钱也很高不是一般百姓能做到的。

是有点狼狈,但。。。

亲爱的弟兄姐妹 (是有点狼狈,但我们信的神是真的!)

虽然切片的过程有点狼狈而且比在美国时多切了九刀(共二十一刀)但我又一次经历神是那么的真实。。。很多人认为当牧师的人与神最近,最能常遇见神,其实牧师不仅和任何人是一样的,传道人比任何人都需要常经历神,否则他们容易烧干了。

刚刚和医生会谈回来

親愛的弟兄姐妹

謝謝大家的禱告。

剛剛從醫院回來,和醫生會談以及抽血之後,確定了明天早上八點15進醫院,預備工作之後,醫生會在八點四十五到九點之間開始做切片手術,醫生會拿20個組織活體(透過切20刀),由於切的數量蠻大的所以之後會有三小時在醫院裏觀察,確定沒有繼續大量出血才能出院。剛剛在醫院時,護士已經盯著我吞下一顆特別的抗生素,明天早上和後天早上會再各吃一顆確保手術不會帶來感染。看來以下幾天大概不能做太多事了。

从本周的弟兄会露营谈起

亲爱的代祷同工, (从本周的弟兄会露营谈起)

最近柏林教会又开始了弟兄会的活动,五月中旬我们有一次的聚餐,接着就是六月的露营。因为露營牵连许多配套的安排,从营地的选择,划船和拔河的安排,以及晚上的烧烤和营火会,所以一些同工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筹划了。越靠近露营的时间,大家就越开心地讨论该带哪些吃的东西,从猪排,牛排,鸡翅,各样香肠,到土耳其大饼,当然啤酒更是不能少的。有位比较谨慎的弟兄来信问到那么重的烧烤肉香味会不会引狼群入室?哪有这种可能呢!其实在六个小时的划独木舟和拔河之后真正的肉香味会是从这十几位弟兄来的,而非烤架上的那些肉。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亲爱的代祷同工,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从上星期柏林教会主日的周报(4月29日)弟兄姐妹知道我们这星期会回柏林;不过周报上也登了我今天(5月6日)会教成人主日学,所讲的题目是【我们受够了,是应该离开的时候了!】。这段消息一定會把会众給嚇一大跳以为我们要离开柏林教会的事奉,其实这个题目是要带出“出埃及记”头几章的信息,而不是指我们受不了事奉的壓力,要离开柏林。

美裔华人的无奈

亲爱的代祷同工, (美裔华人的无奈)

八零年代初期有一年因着换工作我们搬到佛罗里达州的Sarasota。那里非常漂亮,有很多海滩,每个沙滩都是一片白沙而且到处是贝壳。那里是欧洲人想去度假的地方。我们搬到Sarasota不到几天,就有位朋友打电话来说他们全家三天之后会飞到我们那里来度假,顺便带孩子去迪斯尼世界玩。如上篇文章所说的佛罗里达是个度假圣地,天气好气温好物价便宜,当地的人很好很友善,大家皮肤都晒成红红的,路上走的人都慢条斯理的,那真是每个观光客都会喜欢去的地方。

哪里是你的“家”呢?

亲爱的代祷同工, (哪里是你的“家”呢?)

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有父母亲在的地方就是家。这点我深有体会,我父母亲在加州洛杉矶住了二十多年,每年我都会有好几次去看他们。从机场租了车子一开上高速公路时我就有回家的感觉,那种归心似箭的心情让我越开越快,知道很快又要见到爸妈了。我父亲在2007年去世之后,母亲还住在那洛杉矶的房子里,所以每次去加州这种要回家的感觉还是一样因为妈妈在那里。但父母亲活在世上的时间是有限的不可能永远和我们在一起,难道他们离开之后“家”就散了吗?

进入温州基督徒信仰世界

亲爱的代祷同工, (进入温州基督徒信仰世界)

温州人除了待人处事以及做生意有特别的一套,他们信了耶稣之后也很特别。我从前以为大多数的温州人都是基督徒,因为大家都说温州是中国的耶路撒冷所以我以为温州人都是基督徒,但和他们在一起久了才知道温州人信耶稣的比率是比一般的华人要高很多,但基督教不是温州人唯一的宗教在他们当中信佛教的人可能更多。可是,温州基督徒的确能活出他们与众不同的信仰特质。比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