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去年十月离开美国回柏林之前,碰到纽泽西的十月大雪,结果院子里有棵大树倒下来需要立刻处理,在那种情况下找人来锯一棵树至少要花一千元(这是假设你能找到人来砍树的话!),所以在上飞机前,我和伟苓还在后院拿着电锯锯树,离开家时几乎累到全身虚脱。妙的是,今年十月底又碰到另一个大自然的灾难。

最近一星期美国最大的新闻大概是“珊蒂小姐”在东海岸的发威。这种飓风在美国常常碰到,但“珊蒂”却是我们在美国三十几年来第一次碰到那么大,那么槽糕的飓风。正好星期六我去加州看妈妈所以“珊蒂”星期天晚上来访时我不在东海岸。星期天晚上九点和伟苓通电话的时候她说我岳母家开始停电了,本来想这是正常的,因为每次大自然风暴来到都有停电的现象却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这位“珊蒂姑娘”可真厉害。虽然纽泽西和纽约那里星期一早上风暴就停下来了,不过她带来的破坏(强劲的飓风刚好碰到涨潮,导致海水的倒灌使纽约市和纽泽西许多地方淹大水)造成了那一带有87%的家庭失去了电力也造成了汽油荒。事实上,我昨天回柏林時,我們自己家那一带的电还是没有来,那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许多电线杆和大树整个被吹倒,经过了五天还躺在马路上没有人理睬。

我本来是定了星期三的飞机从加州回纽泽西,准备整理行李之后,星期五就离开美国这样第二天可以回到柏林参加主日。但不幸的是,我在加州的班机被取消了(因为纽华克机场还没完全恢复运作),最快只能搭星期四的飞机回纽泽西。

星期四晚上在纽华克机场下机之后,有位贴心的弟兄带着伟苓到机场来接我,那时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离开机场所看到的好像是世界的末日,很多地方黑漆漆的,在路上会突然看到一大排车子在排队,大概排了两三公里,几百辆车子排在一个加油站前等着要加油。我听到一大堆关于这次人排队等加油的故事。

有位老兄在加油站前排了快三个小时等着加油,轮到他要加油的时候,加油站的工人说“对不起,没油啦!”;也有一位老兄以为只要一大早去加油,大概就不需要排队了,所以他早上两三点去加油,却没想到还是排了长龙;也有人排了好久,该他加油了加油站说不能用信用卡(因為網路不通),必须用现金,他把全身口袋找遍了只有七块钱!(这点很多柏林人难以想象。其实在美国住久了,一般人的皮包或口袋里很少会带很多的现款,通常人都是带信用卡,一来方便,二来也不怕被抢;所以来到柏林每次看到弟兄姐妹“身怀巨款”我都蛮紧张的)。

这次的飓风虽然不幸,但我们还是从不幸中学习赞美神。比如,

飓风来之前伟苓在不知道飓风要来的情况下(主要是忙妈妈的事情,所以没时间看气象新闻)她居然在前一天有感动把车子的油加满了,所以飓风之后我们还能开车出去办事情;

飓风来的时候,伟苓是住在她妈妈家里没回家,如果当初是住自己家里不仅到现在电源还没来,她也不能离开家因为所有的路离开家或回家的路都被封了;

虽然我岳母家里星期天晚上停电,但星期一早上七点电就来了(那里是少数属于13%幸运有电的家庭)。我岳母的身体是越来越坏,时刻需要氧气而氧气的机器是靠电来发动产生氧气,家裏如果因着長時間沒有電而没有氧气又没有暖气,她一定會出事的。这次因着长时间没电许多卧病在床或行动不便的老人发生了不幸,更可怜的是一些住在偏远地区的老人因为没有家人照顾,当救灾人员要把他们在暴风来临之前迁往安全地区,而这些老人不愿意舍弃与他们相依为命的狗伴侣而放弃离开被水淹死的可能因此牺牲了自己,多令人心痛。

这次珊蒂飓风所带来的雨量不大但风却是奇大无比,我最担心的是怕家里院子的大树被吹倒而把屋子给压坏了(纽约市在停电以前,有一位老兄在家看电视,在看珊蒂飓风的新闻的时候他家院子里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打坏了屋子,压死在客厅看电视的这位先生)。星期五回柏林之前我们到家里看了一下,真感谢神院子里没有一棵树倒,屋子也平安无事。地下室也没有因着停电而淹水。

感谢神,虽然因着从洛杉矶回纽泽西的班机被取消而晚一天回家;但回柏林的班机没有被取消,虽然那班飞机是爆满着人,但还是能今天顺利地回到柏林!

在珊蒂飓风来临的时候,许多柏林的弟兄姐妹写信或打电话来关心我们的情形,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美国东海岸好像处在世界末日似的,而且有些人一再呼吁我们赶快回柏林去,因为德国(特别是柏林)是个宝地,那里没有飓风,没有颱风,也没有龙卷风,更没有地震。今天一下飞机那种感觉就是如此。我终于回来了!

因着珊蒂所带来的恐怖经历,很多在美国东海岸的人现在能稍微体会一下当年汶川大地震发生时的情形,因此他们现在会比较有同理心,但希望我们不是像耶稣所说的那位财主,在有余的时候不会想到神,不会想到穷人,更不会想到救恩的重要性;他每天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也只有当他碰到生命的转折点的时候(比如珊蒂;比如面对死亡)他才开始认真地思考生命的意义和人存在的价值。问题是,那会不会太晚,我们会不会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呢?

圣经告诉我们这世界要经过末日的煎熬(經上說 – 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得后书 3:10)。没有珊蒂带来的折磨,在美国的人无法知道富裕所带来的方便;同样道理,没有碰到大灾难之前在有余的时候,人无法想像面对世界末日的恐怖,所以一般人也无法体会接受福音的重要性,他们更无法体会还有另一个真正的“福地”等着你我回去;但我们信主的人应该知道那福地是的确存在的,问题是你我预备好了吗?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cccberlin.org

发表评论